出境游繁花似錦背后的經濟真相
2018-10-10 17:14 作者:黃志龍 來源:蘇寧金融研究院

這次國慶長假,各國旅游景點、購物天堂再一次感受了中國人的巨大購買力。作為一名經濟研究人員,筆者從這一年年出境游的數據變化中觀察到,國人出境游熱情高漲背后有四大因素在推動,而這給國民經濟發展帶來了兩大潛在影響。且看下文分析。

四大要素影響出境游的客流增速

首先來看我國出境游客流的整體發展趨勢。

我國出境游的快速發展開始于2010年,當時出境游人數約5000萬人次,到2017年出境游人數達到1.31億人次。2018年上半年,中國公民出境游人數是7131萬人次,比上年同期增長15%,實現了增速持續回升的勢頭,2018年全年有望突破1.5億人次。可見,我國出境游仍處于高速發展的初級階段。

1.png

以上只是出境游發展的數據呈現。而驅動國民出境游熱情的因素,從國內外較為成熟的經驗看,主要有以下四方面:

首先是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快速增長。出境游作為居民非必需消費支出,必然會受到可支配收入增長速度的影響。以日本和韓國為例,日本在上世紀80年代人均GDP達到8000美元之后,國民出境游開始進入平穩期,此后出境游客流增速與人均GDP增速同步波動的趨勢明顯,并存在一年的滯后期;同樣,2000年以來,韓國出境游客流增速與人均GDP增速滯后一期、同步增長的趨勢明顯。

這種滯后一期、同步波動的趨勢可作如下理解:當本年度可支配收入大幅增長時,普通家庭通常會預定下一年出境游計劃,這也充分體現了非必需消費支出滯后于收入但同步增長的特點。

同樣,我國出境游與人均GDP的增長同步波動趨勢也較為明顯(參見下圖)。2017年,我國人均GDP為8806.49美元,出境游滲透率為5.62%,與上世紀80年代的日本、90年代的韓國基本相當。當前,日本出境游滲透率穩定在14%左右,韓國大約為40%。由此可見,隨著我國人均GDP增長,出境游滲透率還有巨大的提升空間。

2.png

其次是人民幣匯率與境外購買力的變化。人民幣匯率和境外購買力的變化,是影響出境游與境內游相對價格的最直接因素。例如2010年-2015年,出境游之所以維持高速增長,與人民幣升值、人民幣境外整體購買力不斷上升不無關系,而到了2016年,人民幣對美元、港元和大多數國家貨幣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貶值,這也是導致當年出境游增速創新低(4.3%)的重要原因。

具體來看,人民幣匯率對出境游的影響有以下三大特點:

一是匯率波動對境外消費、購物的影響程度要遠遠大于對出境人次的影響,這在2016年人民幣對港元貶值、國人前往香港購物大幅減少現象中表現得尤為明顯;

二是匯率長期趨勢影響要大于短期波動的影響,這是因為匯率短期變化難以預測,對旅客出境游計劃難以產生影響,但匯率長期趨勢對出境游支出的影響更為明顯;

三是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匯率波動的影響,要大于人民幣與美元等貨幣雙邊匯率對出境游的影響。例如,人民幣匯率指數保持穩定,盡管可能會因美元升值而出現被動貶值,但人民幣對非美貨幣可能既有升、也有貶,游客可以在不同貨幣之間選擇人民幣購買力更強的旅游目的地,從而保持出境游客流整體相對穩定。

再次是地緣政治動蕩、自然災害和社會安全事件等。旅游目的地的政治和社會安全局勢、中國與該國的雙邊關系對于游客的選擇會產生較大影響。過去幾年,對國人出境游影響較大的非經濟事件主要有:

2009年4月,泰國爆發長達半年的大規模示威游行;2010年4月,泰國政府軍與紅衫軍爆發沖突;2014年3月-7月,馬來西亞客機接連爆發事故;2016年泰國“零團費”等旅游亂象。這些安全和市場秩序亂象,對中國赴東南亞的出境游客流產生較大沖擊。

*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。

内蒙古快3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