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fo残局:广州现存车辆面临清理 北京仍有人应聘
2019-07-09 15:28 来源:每日经济新闻

它,曾是用户留存率行业第一的共享单车?#25918;疲?#23427;,曾是全球估值最高的共享单车平台;它,曾备受?#26102;?#38738;睐。但现在的它——ofo经历投放萎缩、多地办公地搬迁等“麻烦”后又怎么样了?近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分赴北京、广州、南京等城市再探ofo,而此前陷入迷途的ofo或已入残局。

ofo在南京:投放还有16万辆 未向交通部门提退出

每经记者 黄鑫磊 每经编辑 陈俊杰

近日,一则“ofo退款需要12年”的消息再度将共享单车运营企业东峡大通(北京)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拉入大众视野。

2018年底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曾探访过位于南京悦动新门西15号楼2层的ofo新办公点,当时还有4名工作人员。今年7月4日,记者再度来到这里时,相关人?#21271;?#31034;ofo早已搬离。

经过多方询问,记者未能?#19994;給fo目前在南京的办公点,?#36824;?#21335;京交通管理部门表示,“ofo退出南京”可能只是个民间说法,ofo并没有向交通部门提出退出。

街头小黄车部分破损

最近几个月,记者在南京走访时发现,不同于早先ofo和摩拜“双雄争霸?#20445;?#22914;今的南京街头已是“三家分晋?#20445;?#21704;罗、摩拜、青桔占据了南京的大?#20013;?#24055;。

记者看到,在人员密集的南京南站、秦淮河畔和部分地铁口,蓝色的哈罗单车几乎成为主流;而在公交站台和公共自行车停放点,橙色的摩拜也不甘示弱。在大学校园附近,崭新的青色青桔也受到大学生的欢迎。

与此形成鲜明?#21592;?#30340;是,小黄车的?#36710;?#19968;落千丈。记者看到的部?#20013;?#40644;车不仅布满?#39029;荊?#36824;缺零少件,不是摆脚没了,就是链条断了,甚至有几辆连车轮都少了1个。

在走访中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专门蹲在某一路口统?#30772;?#23567;黄车的行人数量,时值下午5点半,正是下班高峰。记者连续观察近15分钟发现,哈罗单车来往近30辆,摩拜单车来往6辆,青桔单车来往9辆,而小黄车一辆也没有。

一位南京市民告诉记者,?#28304;觨fo要收?#33322;?#24320;始,他就已经很久?#40644;?#23567;黄车了,之前也听说了ofo退?#33322;?#22256;难的事情,但?#36864;?#24050;经?#36824;?#31995;了。

目前还有16万辆ofo

7月5日,南京市交通部门相关负责人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就南京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市场,他们会对总量进行评估,针对每年服务情况打分,并按照排名先后对份额投放进行调整。最新的打分显示ofo排名靠后,需要“拿出一部分份额”。

根据南京市有关部门提供的最新数据,目前该市符合上牌条件的共享单车企业有4家,投放车辆数分别为:ofo16万辆、摩拜11.5万辆、哈罗4.2万辆、青桔5万辆,合计36.7万辆。

对于街头破损的小黄车,?#40092;?#36127;责人称,其他平台也存在相应情况,?#36824;?#30446;前是由多个部门来监管的,交通部门只是牵头,公安部门负责违法投放?#25512;?#34892;车辆等,城管部门负责违规停放车辆等。

记者了解到,今年6月6日,南京市交通运输局、城管局、公安局交通管理局联合起草了《南京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力规模动态调整实施细则(征求意见稿)》公开征求意见,其中,?#40092;?#25171;分排名末位的,减少企业20%运力额度;排名末位?#19994;梅值?#20110;60分、管理能力与现状运力规模?#29616;夭黄?#37197;的,减少该企业60%运力额度。

?#40092;?#36127;责人向记者透露,该细则将在最近正式出台。“比如ofo,无论它是因为资金链断裂也好,或者是因为服务质量跟不上也好,市场是一个晴雨表,现在好多市民不愿意用这个ofo了,转用其他平台的车子了,(说明)老百姓对这个平台的?#23777;?#24230;是有数的。”

ofo在北京:总部低调运行仍有人应聘 监管平台接入率不足20%

每经记者 李少婷 每经编辑张海妮

债务缠身,ofo小黄车成为众矢之的,行事已十?#20540;?#35843;。今年春天以来,大众已鲜少能够收到来自ofo官方的消息。

去年12月时,退?#33322;?#28526;初起,ofo在北京市场的用户使用状况尚未有明?#21592;?#21270;。经历了北京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专项治理行动,路面上的小黄车明显减少,曾经风光无限的起家之地北大校园也很难见到小黄车了。此外,按照北京市交通部门的治理规划,ofo还将面临即将落地的月度淘汰制考核。

位于海淀区的“互联网金融中心”是ofo全面收缩战线后的北京总部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近日探访发现,去年12月时仍在大楼一层指示牌上的ofo小黄车已不知去向,?#36824;?#20301;于五层的办公室仍有人员进出,甚至还有人前来应聘。

总部“隐形”仍有应聘者

ofo小黄车诞生于北京,确切地说,是诞生于北京大学校园内。“我们想到ofo这个名字的时候是2014年的2月份,那个时候最开始的想法是做骑?#26032;?#28216;。”戴威曾表示,因为太热爱自行车,第一?#26410;?#19994;失败后,ofo转型共享单车企业,首?#20173;?#21271;大落地。

*除《中国经营报》署名文章外,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。

内蒙古快3走势图
山西快乐十分派彩电子基础走势图 欢乐二八杠下载 15选5走势图彩经网 p3组三组六走势图 六合图库彩图118万众 河南22选5走势图幸运之门 刘伯温高手心水论坛 广东11选择五计划 有斗地主的娱乐城 江西多乐彩人工计划 广东时时彩玩法秘籍 蓝球客直播 扑克技巧 直通车 幸运飞艇和pk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