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中經50人人文活動
首頁>等深線>正文
“假面金主”李勇鴻:3200萬歐元絆倒AC米蘭中國大買家
2018-10-09 14:13 作者:黎慧玲 來源:中國經營網

中國經營報《等深線》記者 黎慧玲 北京、湖州報道

2018年9月18日,淘寶網法拍頻道1.46億股上市公司珠海中富(000659.SZ)的股票流拍,三天后,其起拍價從4.5億元降為3.85億元,再次上線。這些股票原本屬于深圳捷安德實業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捷安德”),現在,這家公司已經進入破產清算。

這似乎是淘寶網法拍頻道上再平常不過的“日常”。只不過,了解內情的人會知道,在此背后所隱藏和關聯的,卻是曾經引發整個中國與歐洲關注的“中資收購AC米蘭案”,而這其中的主角,便是祖籍廣東茂名的商人李勇鴻,通過捷安德,他與珠海中富有著并不易被人察覺的關聯。

2014年,李勇鴻飛到了意大利,此時的他已經起意收購歐洲豪門俱樂部AC米蘭,但他那次幾乎誰也沒見著,只在AC米蘭的主場圣西羅球場走了一圈。兩年后,李勇鴻第二次飛到意大利,這一次他帶著律師和合同,要成為這家擁有百年歷史俱樂部的新主人。

又過了兩年,由于無力償債,中國商人李勇鴻失去了他的紅黑軍團,名噪一時的AC米蘭歷史上首個中資時代在2018年7月21日畫上了句號。而壓倒已耗資近10億歐元收購AC米蘭的李勇鴻的最后一根稻草,居然是區區3200萬歐元的到期債務。他的債主,是世界知名的美國對沖基金埃利奧特。現在,埃利奧特取代了李勇鴻,成為AC米蘭的新老板。

在意大利人眼中,李勇鴻曾經是一個“頗有背景”的中國商人,有著強大的資金運作能力。但敗走AC米蘭的過程,卻將李勇鴻真正的資金實力,逐步披露于世人面前。

如今,不僅他曾入主的AC米蘭仍是一支負債累累的球隊,他和他的關聯公司,在中國和海外,也不斷要面臨債務到期清償的問題,這一切,似乎并不會因為AC米蘭中資時代的結束而遠去,反而卻越發迫切。

2018年9月,《等深線》(ID:depthpaper)記者來到中歐體育的注冊地浙江省湖州市長興縣世貿大廈11層,未發現中歐相關公司的辦公室。據大廈管理辦公室的工作人員介紹,中歐體育實際辦公地點從11層挪到了15層,但平時幾乎沒有人在此辦公。在世貿大廈11層和6層注冊成立的中歐體育系9家公司及合伙企業,其中1家已經注銷,4家正在注銷。

而在北京成立的米蘭中國分公司,也陷入了尷尬的境地。據《等深線》記者了解,米蘭中國公司早在2017年4月便組建團隊管理日常事務,同年10月在北京注冊成立后,實際沒有固定辦公場所,長期為俱樂部工作的正式員工僅5名,且分布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香港等四個城市。中資退出AC米蘭后,該公司的董監高名單目前還未更換,但董事長韓力實際已退出公司管理。

意大利時間2018年9月2日,意甲第三輪AC米蘭2∶1客場戰勝了羅馬,這是AC米蘭在新賽季的首勝,似乎象征著經歷了李勇鴻之后,這家近年來飽受財務壓力、戰績不佳的百年俱樂部正準備重新開始。

那么,李勇鴻呢?

他是誰?

2017年,李勇鴻手捧印有他名字的黑紅球衣,在鏡頭前微笑,這是很多人第一次知道買下AC米蘭的人的長相,但他們沒有想到,中資財團的統治在持續了僅15個月后便草草收場。曾為AC米蘭豪擲千金的李勇鴻血本無歸、黯然離場——雖然那些錢大部分都不屬于他。

這場變動,讓為期15個月的AC米蘭中資時代畫上了句號,很多人都難以置信,曾經花費7.2億歐元收下這家豪門俱樂部的李勇鴻,到最后居然連3200萬歐元也拿不出來。

李勇鴻第一次為了AC米蘭飛往意大利,是在2014年。那一年,中國出臺了《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》。這份被稱為“46號文”的文件,讓敏銳的資本迅速涌向體育領域,一時間,去海外買球隊成為最流行的生意。同樣是在那一年,中國股市行情高亢,資本收益頗豐。

幾乎與李勇鴻攜中國資本收購AC米蘭的同期,萬達集團以4500萬歐元入股西班牙傳統豪門馬德里競技;而另一位中國富豪張近東的蘇寧集團,以2.7億歐元購入國際米蘭70%的股權以及經營權;華人文化和中信資本則入股英超新貴曼城俱樂部母公司股權,郭廣昌和旗下公司則入主了英冠聯賽的狼隊。

相比于這些“中國金主”,李勇鴻幾乎沒有任何聲望,甚至與他同時有意收購并已展開攻勢的泰國商人MR.BEE相比,李勇鴻也“不是一個足夠知名的商人”。他的交易對手,是意大利政客、商人——貝盧斯科尼。

耄耋之年的貝盧斯科尼自然也未曾聽說過李勇鴻,他遠不及其他競爭對手地位顯赫。但經人介紹兩人相識后,這位意大利前副總統、見多識廣的著名富豪,卻力主李勇鴻來接手他經營了30年的俱樂部。

在當時的意大利,李勇鴻被描述為一個擁有各種背景的中國富豪。在收購AC米蘭俱樂部的過程中,泰國商人MR.BEE曾打斷了中國財團的談判,并提出了比李勇鴻團隊高幾倍的估值,但歷經半年談判后不了了之。李勇鴻仍然勝出。

在李勇鴻與貝盧斯科尼簽約成功收購AC米蘭之時,AC米蘭母公司將“國家開發投資公司”列為直接投資人之一,而其所指向的中國資本主要成員——海峽基金——正確身份卻只是“國家開發投資公司下屬的基金管理公司”,后來意大利方面公開解釋稱這是“翻譯錯誤”。

國家開發投資公司是1995年成立的央企。這樣的烏龍讓人想起米蘭的副主席、貝盧斯科尼的弟弟保羅·貝盧斯科尼曾向媒體公開表示,收購米蘭的財團是個有中國政府背景的組織。

雖然讓人難以置信,但憑借后來被證明完全不存在的背景和資金實力,李勇鴻就這樣從貝盧斯科尼手中獲得了資本升值的“船票”。

“高超”的手段

李勇鴻最終得以成功收購AC米蘭,其過程也遠比外界所知的更戲劇化。

《等深線》記者掌握的情況表明,中國資本從2014年開始,便與貝盧斯科尼方面接觸,商洽收購AC米蘭的有關事宜,此時李勇鴻確實參與其中,但身份卻是LP。LP是基金中的有限合伙人,相比于要承擔無限法律責任的一般合伙人(GP),有限合伙人只須承擔與自己投資份額相對等的責任,其角色的重要性遠遠低于GP。

記者了解到,李勇鴻作為LP參與的收購基金由國內一家知名基金(以下簡稱“A基金”)擔任GP,而由他實際控制的深圳捷安德公司則擔任LP,紐約一家為體育產業提供咨詢和金融服務的公司GSP(Galatioto Sports Partners)也參與其中。

到2015年,捷安德公司與AC米蘭母公司Finivest就已簽下排他性獨家協議,而李勇鴻也開始著手設計交易架構。

*除《中國經營報》署名文章外,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。

相關閱讀
内蒙古快3走势图